爱情与自我的本质不过是虚幻:韩国音乐剧《光的来信》

再会了我的光,我的噩梦。

无论信的主人是谁,

我都无法不爱上他。

爱情与自我的本质不过是虚幻:韩国音乐剧《光的来信》

  今年首度登台的韩国原创音乐剧《光的来信》有着相当引人注目的题材。设定于1930年代的韩国京城,一名热爱文学的少年世勛提笔写了粉丝信给自己的偶像天才小说家金海镇。基于某些理由,世勛没有留下自己的真名,而是使用了化名「光」。这个虚构的「光」却让写信和收信的两人都捲入了狂风暴雨之中。

  「光」是个中性的名字,但二十九岁的小说家海镇却自动认为如此优美细腻的文笔必然出自于一位才华洋溢的女性粉丝。而从不戳破这个美丽误会的十八岁少年世勛,却也把这份误解视为展现自己文学才能的机会,甚至为光的身分增添血肉。罹患肺结核的海镇渐渐爱上了不存在的「光」,将她当做自己的缪思女神,将生命寄託在对光的思念之上。世勛则骑虎难下,他无法让海镇真的与「光」见上一面,这场小试身手的恶作剧,已经超出了界线,变成难以控制的怪物。

爱情与自我的本质不过是虚幻:韩国音乐剧《光的来信》

  故事设定在1930年代日本治下的韩国,并不只是为了让笔友一事变得合理。即便是现在,人们在网路上也随时都在认识性别、身分不明的「朋友」。爱上虚幻的身分,其实是永久不变的课题。1930年,距离君主制的旧韩国灭国20年,距离新韩国诞生还有19年,这是一个韩国人「旧身分消灭」、「新身分诞生」的时代,这也是韩国人重新思考「我是谁」的时代。

  但人该如何知道自己是谁呢?幼稚的世勛被企业家父亲送去日本留学,却失败退学回国,徬徨的他处于人生空窗的转捩点,世勛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捏造了「光」这个角色,并且悠游于其中。但反过来说,即使站上了现代文艺界的高点,受到众人拥戴的小说家海镇,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的创作能量就是来自于自己的固执跟神经质,跟许多艺术家一样,海镇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不仅是因为当时常见的慢性疾病肺结核而与世界隔离,他也是因为自己的性格而跟世界隔离。


▲音乐试听:〈海镇的信〉(中字/无雷)

  于是,两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疯狂的绕着「光」这个虚构角色打转。在《光的来信》音乐剧中,非常具有艺术效果的部份就是每当「光」被想起时,都会由真人女演员演出。一开始,光的造型很单纯朴素,像个女学生,跟世勛看起来很近似,就像是镜子里的倒影。相当美丽的一幕是光与世勛牵着手如镜像般旋转,他们都很快乐。因为,创作是多幺让人快乐。然而随着事态越演越烈,光的样子越来越不像世勛,她的妆容、衣着都染上了强烈的当代摩登风格,而光也不再是世勛的好朋友,她如同鬼魅一般纠缠着海镇与世勛,冷笑着、挑衅着,带来悲伤与罪咎。

爱情与自我的本质不过是虚幻:韩国音乐剧《光的来信》

  很难想像《光的来信》这样故事与音乐俱佳的杰作竟是原创音乐剧,甚至还是对外公开徵选企划的结果。许多伟大的音乐剧都有本事,像是百老汇音乐剧《猫》脱胎自《老负鼠的猫经》、《歌剧魅影》改编自同名小说、《坏女巫》则是来自《绿野仙蹤》。一部没有知名本事撑腰的音乐剧其实并不容易推广,然而《光的来信》却诉求人性中共同的经验,轻易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更别提剧中原创歌曲的旋律性极佳,演员的演唱和舞台表现也是水準之上。

  最后想谈谈《光的来信》的诞生缘由,意外的它是从韩国「文化内容振兴院」主办的2015年「Glocal Musical Live原创剧本大赛」脱颖而出。「Glocal」这个字表示「全球在地」,意思是要把地方的文化变成世界的文化。韩国文化内容振兴院是由该国的广播影像产业振兴院、文化产业振兴院、游戏产业振兴院、文化产业中心、韩国软体振兴院、数位化文化产业团合併,旨在实现让南韩「成为世界五大文化强国的伟大理想」。从韩国政府官网看到这段充满野心的介绍之时,还真的吓了一跳。然而,从《光的来信》的完成度看起来,南韩成为世界文化五大强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演出资讯
韩国原创音乐剧《光的来信》(팬레터/Fanletter)
演出时间 |
8 / 17 (五) 19:30
8 / 18 (六) 14:30
8 / 18 (六) 19:30
8 / 19 (日) 14:30
地点 |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更多资讯介绍► https://bit.ly/2JDcIzU

上一篇:
下一篇: